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0571-88965880

打印业界动态
最高法院法官:当前商事审判中的十大热点纠纷问题梳理(一)——企业诉讼案件
发布:2016年10月20日  浏览:381次

  关于企业法修改后企业诉讼案件的审理问题

新法在最低注册资本额、出资缴纳时间、出资形态三方面原则上取消了法定限制,改由股东通过章程自行决定。企业诉讼案件中要准确把握新资本制度理念。

第一,要按照既有法律规则正确审理企业资本纠纷。新企业法将股东的出资义务由法律强行规定调整为由股东通过企业章程自行决定。企业股东必须按照章程的规定缴纳出资。股东未依照企业章程缴纳出资时,法院仍应当按照新企业法和企业法司法说明(三)中出资义务、责任的规定判令股东履行出资义务。需要注意,企业法2013年修改前企业章程就股东出资义务作出的规定,如果新法施行后章程未被修改,仍应当按照原先章程的规定确定股东出资义务和责任。在企业资本纠纷中,尤其不能因为新企业法将出资事宜交由股东灵活决定,就无视注册资本法律规则,放纵投资者的背信行为。

还要注意,企业设立时在章程中规定出资数额及出资方式后,企业运营中有的股东尤其是企业大股东通过股东会决议修改章程,要么延长自己的出资期限、要么减少自己的出资数额。对此,应当按照企业法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审查修改企业章程的决议是否有效,或者按照企业法规定的减资规则审查股东减少出资的程序是否合法。股东作出减资决议减少出资数额,但未进行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第二,要适应企业法新变化,积极完善相应裁判规则。企业法修改后,如果企业选择过于微小的数额作为注册资本,比如将注册资本设定为1元钱,那么在企业未来不能清偿债务而破产时,要考虑股东能否凭其对企业享有的债权而与其他普通债权人一起参与企业财产分配的问题。对此,大家倾向于认为,股东以过于微小的资本从事经营,很有可能会将股权投资转化为债权投资,相应地也将有限责任的风险完全外部化。因目前法律上尚未确立专门应对措施,所以法院在司法实践中必须及时确立合理的规则。这方面,国外司法实践中通常将股东债权的受偿顺序安排在其他普通债权人受偿之后,以保障优先清偿其他债权人债权。这一做法值得借鉴。

第三,要遵循企业法新精神处理好新类型案件。新企业法施行后,会出现一批新类型案件。

比如,企业法司法说明(三)第18条对虚假出资时补缴出资民事责任作出了规定,但目前尚无法律、司法说明对股东因出资期限未届满而未缴纳出资就转让股权时由谁承担出资责任进行明确规定,此时不能当然适用上述司法说明的规定。

目前还要特别注意债权人请求股东提前履行出资义务以偿债的问题。对此,一种意见认为,债务人企业无法清偿到期债务,而股东又有出资款未到期,此时通过出资义务加速到期的方式即可以解决债务清偿问题,所以应当许可此时出资义务加速到期,债权人可以直接向股东主张清偿债务。另一种意见认为,如果企业不能清偿单个债权人到期债权,那么其往往也符合企业破产法第二条规定的破产条件,所以此时更应当保障全体债权人的利益。单个的债权追及诉讼不尽符合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第三十二条的精神。债权人应当申请债务人破产,进入破产程序后再按照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五条使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最终在真正意义上保护全体债权人利益。以上两种意见中,目前倾向于按照后一种意见处理。所以,在类似诉讼中,法院应当向当事人释明,如债务人企业不能通过融资或其股东自行提前缴纳出资以清偿债务,债权人有权启动破产程序。


编辑|  杨临萍 最高人民法院法官
来源| 《人民司法》2016年04刊 原文有删节
分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