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0571-88965880

打印腾智解读
“剪电线”式网络营销频发,在中国创业真不需要道德?
发布:2016年10月10日  浏览:406次

【麻策律师】88必发唯一官网互联网及常识产权部副主任,浙江大学法律硕士,擅长互联网电商、商业地产法律事务及争议解决(诉讼仲裁)。

 


网络上流行这么一个虚构的段子,发生在司马光和王安石之间的对话:司马光:“介甫,跟我斗?你还是太单纯了。”王安石:“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砸个水缸嘛?换了我也一定会这么做,我和你比,只是少一个机会罢了。”司马光:“机会,是自己创造的。你只知道老夫砸缸,却不知道那孩子是怎么掉进去的吧?”


一千多年前的虚构案例,穿越到现在,竟演变成种种真实和种种恬不知耻。

 

一个原本寂寂无闻的洗衣O2O创业项目,近期着实火了一把,只因为其CEO在接受某自媒体采访时称“创业初期为获得订单,剪断某大学宿舍洗衣机电源线,逼学生用大家的O2O洗衣APP,因此首月盈利60万”,人人喊打之际,这名CEO又在网上发公开信大方承认称剪电线纯属商业炒作,并非真有其事。另有其公关负责人在微信朋友圈发文“应该定一个剪断十万条电源线的小目标,我的PR做的越来越专业了”。




创业维艰,资本隆冬,互联网从业者九死一生,言困兽犹斗不为过。为了赶在资金链断裂之前完成对投资人的用户数承诺,为了幻想一夜之间的粉丝暴涨变现,互联网从业者们往往本着“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廉耻”的古训,为了生存下来经常不择手段,除了这个剪电线式营销,互联网界其实还有很多类似的“剪电线式营销”……

 

2016年7月,在北京举行的国际设计体验大会上,听众对百度用户体验总监刘超在演讲中的粗枝烂造,广告连篇不满意,被大喊“你太low了,下去吧”。此番尴尬后,刘超演讲PPT中的“产品”负责人发朋友圈表示“让大家一天之内获得100万的关注,知道大家最近直播就帮大家炒作,岂不知影片上映前都自己炒作绯闻搏眼球”,刘超本人事后也发文“今天终于火了”。




2016再早些的6月,神州专车通过连番广告,发起针对Uber的营销事件。神州专车请来吴秀波、海清等知名演员,以“Beat U,我拍黑专车 ”乌伯,请停下黑专车为主题发布了系列广告,矛头直指Uber。据网络报道,数据显示神州专车APP下载量暴增




2015年9月,脸书发现多名中国员工因为通过一个名为“BAN米”的旅游平台带人来企业参观、吃饭并收取费用而采取了直接辞退的措施。随之而来的,是包括苹果、Airbnb在内的多家企业对此事进行彻查,并对涉事员工予以不同程度的惩罚。而创始人刘畅在朋友圈对事件作出了更新的一次回应。她表示:“我很寒心被自己同胞黑,但还是很感谢你们让大家数据飙升,这几天的UV, PV和注册用户都达到历史新高!What doesn’t kill me, make me stronger”。




9月1日凌晨,从微信爆料出消息:国内电商企业楚楚街的副总裁蒙克在个人社交媒体连发3条消息,向朋友圈发声“救救救救”。此求救信信号一经发出,迅速在互联网电商圈发酵成大事件。据悉,事发前8月31日晚上,蒙克参加了娱乐圈明星刘维的生日聚会,席间与各位圈内好友在微博晒出合影照片。其后,蒙克就在朋友圈发出求救消息。此举引发圈内议论:有人怀疑喝醉了,有人猜测遭遇不测……主人公而后又发文澄清,他玩的这手是绝妙到无以伦比的营销,是为了企业9月9日9时的楚楚节,他必须玩!




历史往往不是真实的,而是任人写就的,在成王败寇的王朝更迭模式下,商业社会似乎也陷入以成败论英雄的悖论之中。媒体称alibaba帝国缔造者马云自己回忆初期创业时以刷单为荣,“由于没有人到淘宝上卖东西,大家就让十几个创始人每个人从家里拿出十件东西放到网上交易……大家这十几个人就互相之间买来买去,”所以刷单这一壮举成就了马云,但人们早已忘却那段历史,只记得现在马总;而著名的,百度百科标示为“我国第一个并且是最大的流氓App之一”的3721,现在已经成功转型成为了安全的守护神奇虎360App。

 

这一切,都让现在的互联网创业者奉为经典。人人都说每个人的第一桶金是黑色的,就犹如当年的黑奴贸易和英国的圈地运动,没有这些黑暗的历史,那来现在世界经济大发展。这种脱离当时历史的评论似乎总是对的,但人们却不知道,这些行为毕竟在当时是“合法”的。的确,人们只会记住互联网创业中的成功者,而忽视互联网创业中的失败者,有些失败者,也许只是一蹶不振,但有些失败者,却把自己送进了牢房。

 

2014年,网络推手红人秦火火案。尔玛企业自2010年3月在北京市朝阳区成立以来,主要从事网络推手、网络营销等业务,为了扩大知名度、影响力,秦志晖、杨秀宇及其企业员工组成网络推手团队,伙同他人,通过微博、贴吧、论坛等网络平台,组织策划并制造传播谣言、蓄意炒作网络事件、恶意诋毁公众人物,以此达到企业谋利目的。秦志晖、杨秀宇等对编造“7·23”动车事故政府花2亿元天价赔偿外籍旅客、虚构雷锋生活豪侈细节污蔑道德形象、捏造中国残联主席张海迪拥有日本国籍等一系列违法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法院最终以寻衅滋事罪和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估计在2016年8月16日才被释放。【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3)朝刑初字第2584号】



2014年,立二拆四非法经营案。杨秀宇(即立二拆四)遭遇两次创业失败后,迷上了网络,并逐渐发现了利用网络发财的手段:做网络推手,即为一些出资企业在网络上进行炒作,进而获利。其手段是制造一些热点事件和话题,打造自己企业的知名度,引起有关企业的关注。立二拆四说,“从某种意义上,我是中国第一代网络推手。”进入这个行业后,杨秀宇炒作了“天仙妹妹”、“别针换别墅”等事件。其中“别针换别墅”事件,因为造假,在2006年曾引发网络热议。2014年11月18日,炮制后海“僧人船震”事件、策划“干爹888万带我包机看伦敦奥运”, 炒作郭美美、干露露等所谓网络名人事件。法院最终判决本案四名被告均构成非法经营罪,杨秀宇一审获刑四年,罚金十五万。【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14)朝刑初字第1300号】




《哈佛商业评论》曾以“在中国创业不需要道德”为题,在文章中这么描述中国创业环境:据说,在中国做生意,一定要跳入泥潭,沾上淤泥,才能和本地企业家在同样条件下竞争。另外一个办法是放弃这一个拥有14亿顾客的市场。中国不是正人君子或严谨人的天堂。

 

互联网创业中的“剪电线”式网络营销,不只是个例,延伸开去,就会成为整个中国互联网创业界的原罪,还有类如投资数据造假、融资财务数据造假、直播色情低俗,P2P卷款,这些其实都是“剪电线”式创业,而这些低劣的方式,无关法律,无须多么复杂的商业或法律检验,只凭道德即可明了其对错。


但很多时候,大家却在装睡。


分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