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0571-88965880

打印腾智业务
“没有程序正义,何来实体公正”——胡东迁主任为“乐清8·26故意伤害案”被告人辩护
发布:2015年08月13日  浏览:708次

      

经过两天的连续审理,“乐清8·26故意伤害案”终于在7月30日晚上8点审结,审判长宣布另行择日宣判。

这个持续两年的重大案件,自接受委托后,一直是胡东迁律师刑辩团队的重点工作,期间,辩护团队在杭州、温州、乐清、平阳来回奔波,十几次会见当事人,多次向办案机关提交律师意见书,还多次向温州市及浙江省两级检察机关申诉控告侦查机关违法办案行为等。

本案案情看似简单,实则非常复杂。案发后,众说纷纭,舆论纷飞,各种说法充斥当地网络,甚至一度出现金某勇雇凶杀人等充满臆测的说法,引起了社会各界及温州市人大、政府领导的关注。

这次两天的庭审也多有曲折,控辩双方展开激烈的争辩,不同被告人的辩护人之间观点也多有冲突,两天时间虽不长,但是足以让这个持续两年且迷雾重重的案件,完全展示在世人面前。

在昨天的法庭辩论阶段,金某勇的辩护人胡东迁、姚杰律师提出,侦查机关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之名,行“非法羁押、刑讯逼供”之实,以获取被告人的有罪供述,法庭应当将被告人金某勇在此期间作的全部有罪供述认定为非法证据,并依法予以排除!应当宣布金某勇无罪。

本案缘起于2013年8月26日发生在浙江省乐清市白石镇街口村的一起造成“一人死亡多人受伤"持械故意伤害案。根据起诉书指控,案发当晚23时,金合仓(已死亡)纠集本案被告人陈某朋、陈某千,携带两把砍刀,去砍正在丧户家守夜打牌的金某才,后双方发生了激烈打斗。在金合仓身体受伤逃跑倒地过程中,被金某才手持长板凳多次重击头面部,当场死亡。而在此过程中,金某才也身中数刀,最后经法医鉴定为轻伤。

被告人金某勇则被指控,其因与金某才有口角,故多次指使本案另一被告人赵某东对金某才实施伤害但均未果,在获知金合仓和金某才有矛盾并准备对金某才实施伤害的情况下,指使赵某东不要自己直接动手,改由为金合仓提供帮助,后赵某东在案发前将金某才在乐清市白石镇街口村丧户家守夜的信息电话告知了金合仓,直接导致了后续金合仓和金某才之间争斗的发生。

起诉书认定,被告人陈某朋、陈某千、金某勇、赵某东构成故意伤害罪,陈某千、金某勇、赵某东为从犯,可从轻处罚;被告人金某才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行为明显超过了必要限度,造成一人死亡,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刑事责任,但属防卫过当,应从轻处罚。

在移送审查起诉后,被告人金某勇、赵某东马上推翻了自己此前的有罪供述。一直声称,二人并未合谋协助金合仓去伤害金某才。在两天的庭审中,金某勇和赵某东都当庭喊冤,声称自己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受了非人待遇,自己在实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依照侦查人员的思路,编造了相关有罪供述,自己在侦查阶段所做的笔录都不具有合法性和真实性。

法庭按照辩护律师的申请,依法启动了非法证据调查程序。胡东迁、姚杰律师当庭指出,侦查程序违法,集中体现在三个方面:

其一,两被告人均被侦查机关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为名,进行非法羁押或拘禁。侦查机关将两被告人关在公安机关设立的办案点内接受审讯,并有保安二十四小时轮流看守,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故实际上是被非法羁押。其中,金某勇被关押了14天,赵某东被关了近两个月。

其二,两被告人在监视居住期间受到变相肉刑。两被告人被长期铐在铁制的审讯椅上,不让睡觉、休息,经受肉体折磨,导致两人双腿浮肿,甚至严重到不能走路。只有其作有罪供述后才允许躺下休息。还对两被告人使用受冻、挨饿,挨渴等方法进行折磨,致使两人体重急剧下降。

其三,两被告人在监视居住期间均被剥夺了会见律师以及得到律师法律帮助的权利。严重侵害两被告人的合法权利,同时也严重侵害了律师的执业权利。

因此,两辩护律师提出,两被告人在监视居住期间所作的有罪供述都是通过刑讯逼供等非法手段获得,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54条之规定,依法应排除采信。

胡东迁律师还严正地指出,近年来被平反的一大批冤假错案均昭示了一个道理,每个冤案后面都有刑讯逼供的影子。刑讯逼供不仅严重侵犯了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人身权利,而且是制造冤假错案的重要源头,严重损害了司法机关的威信,破坏了司法公正。党中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均三令五申,严禁刑讯逼供。新实施的刑事诉讼法中也明令禁止,但本案侦查人员却公然违反,令人震惊。

最为巧合的是,此前几天胡东迁律师在温州市龙湾区人民法院,参与辩护的温州特大网络开设赌场案中的几个被告人,也在侦查阶段遭遇了类似的非法羁押待遇,但在律师团的努力下,合议庭对非法证据进行了审查,最后公诉人不得不将相关被告人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所做的有罪供述不作为证据使用,取得了初战告捷的成绩。

没有程序正义,何来实体公正?正如西方哲学家培根所说,如果普通人违法是污染河流的话,那么执法者犯法,则是污染了水源,其危害程度远甚于普通人违法。当年翻译丹宁《法律的正当程序》的北大法律系学生,今天担任着大家国家的总理,不过令人遗憾的是,作为他治下的办案人员,不知是否读过这本书,抑或是读过了这本书,却心怀鄙夷……


分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