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0571-88965880

新法速递
打印新法速递
最高人民法院引导案例82号、83号
发布:2017年03月24日  浏览:2807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发布第16批引导性案例的通知

法〔2017〕53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高级人民法院,解放军军事法院,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


  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现将北京奇虎科技有限企业诉Tencent科技(深圳)有限企业、深圳市Tencent计算机系统有限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案等十个案例(引导案例78-87号)作为第16批引导性案例发布,供在审判类似案件时参照。


  最高人民法院        
  2017年3月6日       


最高人民法院引导案例82号


  王碎永诉深圳歌力思服饰股份有限企业、杭州银泰世纪百货有限企业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 2017年3月6日发布)

  关键词 民事/侵害商标权/诚实信用/权利滥用

  裁判要点

  当事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损害他人合法权益,扰乱市场正当竞争秩序,恶意取得、行使商标权并主张他人侵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以构成权利滥用为由,判决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撑。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13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52条

基本案情


  深圳歌力思服装实业有限企业成立于1999年6月8日。2008年12月18日,该企业通过受让方式取得第1348583号“歌力思”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于第25类的服装等商品之上,核准注册于1999年12月。2009年11月19日,该商标经核准续展注册,有效期自2009年12月28日至2019年12月27日。深圳歌力思服装实业有限企业还是第4225104号“ELLASSAY”的商标注册人。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8类的(动物)皮;钱包;旅行包;文件夹(皮革制);皮制带子;裘皮;伞;手杖;手提包;购物袋。注册有效期限自2008年4月14日至2018年4月13日。2011年11月4日,深圳歌力思服装实业有限企业更名为深圳歌力思服饰股份有限企业(以下简称歌力思企业,即本案一审被告人)。2012年3月1日,上述“歌力思”商标的注册人相应变更为歌力思企业。

  一审原告人王碎永于2011年6月申请注册了第7925873号“歌力思”商标,该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18类的钱包、手提包等。王碎永还曾于2004年7月7日申请注册第4157840号“歌力思及图”商标。后因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4月2日作出的二审判决认定,该商标损害了歌力思企业的关联企业歌力思投资管理有限企业的在先字号权,因此不应予以核准注册。

  自2011年9月起,王碎永先后在杭州、南京、上海、福州等地的“ELLASSAY”专柜,通过公证程序购买了带有“品牌中文名:歌力思,品牌英文名:ELLASSAY”字样吊牌的皮包。2012年3月7日,王碎永以歌力思企业及杭州银泰世纪百货有限企业(以下简称杭州银泰企业)生产、销售上述皮包的行为构成对王碎永拥有的“歌力思”商标、“歌力思及图”商标权的侵害为由,提起诉讼。

  裁判结果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2月1日作出(2012)浙杭知初字第362号民事判决,认为歌力思企业及杭州银泰企业生产、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行为侵害了王碎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判决歌力思企业、杭州银泰企业承担停止侵权行为、赔偿王碎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10万元及消除影响。歌力思企业不服,提起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6月7日作出(2013)浙知终字第222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歌力思企业及王碎永均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提审本案,并于2014年8月14日作出(2014)民提字第24号判决,撤销一审、二审判决,驳回王碎永的全部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诚实信用原则是一切市场活动参与者所应遵循的基本准则。一方面,它鼓励和支撑人们通过诚实劳动积累社会财富和创造社会价值,并保护在此基础上形成的财产性权益,以及基于合法、正当的目的支配该财产性权益的自由和权利;另一方面,它又要求人们在市场活动中讲究信用、诚实不欺,在不损害他人合法利益、社会公共利益和市场秩序的前提下追求自己的利益。民事诉讼活动同样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一方面,它保障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和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另一方面,它又要求当事人在不损害他人和社会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善意、审慎地行使自己的权利。任何违背法律目的和精神,以损害他人正当权益为目的,恶意取得并行使权利、扰乱市场正当竞争秩序的行为均属于权利滥用,其相关权利主张不应得到法律的保护和支撑。

  第4157840号“歌力思及图”商标迄今为止尚未被核准注册,王碎永无权据此对他人提起侵害商标权之诉。对于歌力思企业、杭州银泰企业的行为是否侵害王碎永的第7925873号“歌力思”商标权的问题,首先,歌力思企业拥有合法的在先权利基础。歌力思企业及其关联企业最早将“歌力思”作为企业字号使用的时间为1996年,最早在服装等商品上取得“歌力思”注册商标专用权的时间为1999年。经长期使用和广泛宣传,作为企业字号和注册商标的“歌力思”已经具有了较高的市场知名度,歌力思企业对前述商业标识享有合法的在先权利。其次,歌力思企业在本案中的使用行为系基于合法的权利基础,使用方式和行为性质均具有正当性。从销售场所来看,歌力思企业对被诉侵权商品的展示和销售行为均完成于杭州银泰企业的歌力思专柜,专柜通过标注歌力思企业的“ELLASSAY”商标等方式,明确表明了被诉侵权商品的提供者。在歌力思企业的字号、商标等商业标识已经具有较高的市场知名度,而王碎永未能举证证明其“歌力思”商标同样具有知名度的情况下,歌力思企业在其专柜中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行为,不会使普通消费者误认该商品来自于王碎永。从歌力思企业的具体使用方式来看,被诉侵权商品的外包装、商品内的显著部位均明确标注了“ELLASSAY”商标,而仅在商品吊牌之上使用了“品牌中文名:歌力思”的字样。由于“歌力思”本身就是歌力思企业的企业字号,且与其“ELLASSAY”商标具有互为指代关系,故歌力思企业在被诉侵权商品的吊牌上使用“歌力思”文字来指代商品生产者的做法并无明显不妥,不具有攀附王碎永“歌力思”商标知名度的主观意图,亦不会为普通消费者正确识别被诉侵权商品的来源制造障碍。在此基础上,杭州银泰企业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行为亦不为法律所禁止。最后,王碎永取得和行使“歌力思”商标权的行为难谓正当。“歌力思”商标由中文文字“歌力思”构成,与歌力思企业在先使用的企业字号及在先注册的“歌力思”商标的文字构成完全相同。“歌力思”本身为无固有含义的臆造词,具有较强的固有显著性,依常理判断,在完全没有接触或知悉的情况下,因巧合而出现雷同注册的可能性较低。作为地域接近、经营范围关联程度较高的商品经营者,王碎永对“歌力思”字号及商标完全不了解的可能性较低。在上述情形之下,王碎永仍在手提包、钱包等商品上申请注册“歌力思”商标,其行为难谓正当。王碎永以非善意取得的商标权对歌力思企业的正当使用行为提起的侵权之诉,构成权利滥用。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王艳芳、朱理、佟姝)

最高人民法院引导案例83号


  威海嘉易烤生活家电有限企业诉永康市金仕德工贸有限企业、浙江天猫网络有限企业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 2017年3月6日发布)

  关键词 民事/侵害发明专利权/有效通知/必要措施/网络

  服务提供者/连带责任

  裁判要点

  1.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被侵权人依据侵权责任法向网络服务提供者所发出的要求其采取必要措施的通知,包含被侵权人身份情况、权属凭证、侵权人网络地址、侵权事实初步证据等内容的,即属有效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自行设定的投诉规则,不得影响权利人依法维护其自身合法权利。

  2.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所规定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所应采取的必要措施包括但并不限于删除、屏蔽、断开链接。“必要措施”应遵循审慎、合理的原则,根据所侵害权利的性质、侵权的具体情形和技术条件等来加以综合确定。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36条

基本案情


  原告威海嘉易烤生活家电有限企业(以下简称嘉易烤企业)诉称:永康市金仕德工贸有限企业(以下简称金仕德企业)未经其许可,在天猫商城等网络平台上宣传并销售侵害其ZL200980000002.8号专利权的产品,构成专利侵权;浙江天猫网络有限企业(以下简称天猫企业)在嘉易烤企业投诉金仕德企业侵权行为的情况下,未采取有效措施,应与金仕德企业共同承担侵权责任。请求判令:1.金仕德企业马上停止销售被诉侵权产品;2.金仕德企业马上销毁库存的被诉侵权产品;3.天猫企业撤销金仕德企业在天猫平台上所有的侵权产品链接;4.金仕德企业、天猫企业连带赔偿嘉易烤企业50万元;5.本案诉讼费用由金仕德企业、天猫企业承担。

  金仕德企业答辩称:其只是卖家,并不是生产厂家,嘉易烤企业索赔数额过高。

  天猫企业答辩称:1.其作为交易平台,并不是生产销售侵权产品的主要经营方或者销售方;2.涉案产品是否侵权不能确定;3.涉案产品是否使用在先也不能确定;4.在不能证明其为侵权方的情况下,由其连带赔偿50万元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且其企业业已删除了涉案产品的链接,嘉易烤企业关于撤销金仕德企业在天猫平台上所有侵权产品链接的诉讼请求亦不能成立。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1月16日,嘉易烤企业及其法定代表人李琎熙共同向国家常识产权局申请了名称为“红外线加热烹调装置”的发明专利,并于2014年11月5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200980000002.8。该发明专利的权利要求书记载:“1.一种红外线加热烹调装置,其特征在于,该红外线加热烹调装置包括:托架,在其上部中央设有轴孔,且在其一侧设有控制电源的开关;受红外线照射就会被加热的旋转盘,作为在其上面可以盛食物的圆盘形容器,在其下部中央设有可拆装的插入到上述轴孔中的突起;支架,在上述托架的一侧纵向设置;红外线照射部,其设在上述支架的上端,被施加电源就会朝上述旋转盘照射红外线;上述托架上还设有能够从内侧拉出的接油盘;在上述旋转盘的突起上设有轴向的排油孔。”2015年1月26日,涉案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变更为嘉易烤企业。涉案专利年费缴纳至2016年1月15日。

  2015年1月29日,嘉易烤企业的委托代理机构北京商专律师事务所向北京市海诚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其委托代理人王永先、时寅在公证处监督下,操作计算机登入天猫网(网址为http://www.tmall.com),在一家名为“益心康旗舰店”的网上店铺购买了售价为388元的3D烧烤炉,并拷贝了该网店经营者的营业执照信息。同年2月4日,时寅在公证处监督下接收了寄件人名称为“益心康旗舰店”的快递包裹一个,内有韩文包装的3D烧烤炉及赠品、手写收据联和中文使用说明书、保修卡。公证员对整个证据保全过程进行了公证并制作了(2015)京海诚内民证字第01494号公证书。同年2月10日,嘉易烤企业委托案外人张一军向淘宝网常识产权保护平台上传了包含专利侵权分析报告和技术特征比对表在内的投诉材料,但淘宝网最终没有审核通过。同年5月5日,天猫企业向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公证,由其代理人刁曼丽在公证处的监督下操作电脑,在天猫网益心康旗舰店搜索“益心康3D烧烤炉韩式家用不粘电烤炉无烟烤肉机电烤盘铁板烧烤肉锅”,显示没有搜索到符合条件的商品。公证员对整个证据保全过程进行了公证并制作了(2015)浙杭钱证内字第10879号公证书。

  一审庭审中,嘉易烤企业主张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作为本案要求保护的范围。经比对,嘉易烤企业认为除了开关位置的不同,被控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完全落入了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记载的保护范围,而开关位置的变化是业内普通技术人员不需要创造性劳动就可解决的,属于等同特征。两原审被告对比对结果不持异议。

  另查明,嘉易烤企业为本案支出公证费4000元,代理服务费81000元。

  裁判结果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8月12日作出(2015)浙金知民初字第148号民事判决:一、金仕德企业马上停止销售侵犯专利号为ZL200980000002.8的发明专利权的产品的行为;二、金仕德企业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嘉易烤企业经济损失150000元(含嘉易烤企业为制止侵权而支出的合理费用);三、天猫企业对上述第二项中金仕德企业赔偿金额的50000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四、驳回嘉易烤企业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天猫企业不服,提起上诉。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1月17日作出(2015)浙知终字第186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各方当事人对于金仕德企业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落入嘉易烤企业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的保护范围,均不持异议,原审判决认定金仕德企业涉案行为构成专利侵权正确。关于天猫企业在本案中是否构成共同侵权,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上述规定系针对权利人发现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服务实施侵权行为后“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必要措施,以防止侵权后果不当扩大的情形,同时还明确界定了此种情形下网络服务提供者所应承担的义务范围及责任构成。本案中,天猫企业涉案被诉侵权行为是否构成侵权应结合对天猫企业的主体性质、嘉易烤企业“通知”的有效性以及天猫企业在接到嘉易烤企业的“通知”后是否应当采取措施及所采取的措施的必要性和及时性等加以综合考量。

  首先,天猫企业依法持有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系信息发布平台的服务提供商,其在本案中为金仕德企业经营的“益心康旗舰店”销售涉案被诉侵权产品提供网络技术服务,符合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所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主体条件。

  其次,天猫企业在二审庭审中确认嘉易烤企业已于2015年2月10日委托案外人张一军向淘宝网常识产权保护平台上传了包含被投诉商品链接及专利侵权分析报告、技术特征比对表在内的投诉材料,且根据上述投诉材料可以确定被投诉主体及被投诉商品。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所涉及的“通知”是认定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存在过错及应否就危害结果的不当扩大承担连带责任的条件。“通知”是指被侵权人就他人利用网络服务商的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事实向网络服务提供者所发出的要求其采取必要技术措施,以防止侵权行为进一步扩大的行为。“通知”既可以是口头的,也可以是书面的。通常,“通知”内容应当包括权利人身份情况、权属凭证、证明侵权事实的初步证据以及指向明确的被诉侵权人网络地址等材料。符合上述条件的,即应视为有效通知。嘉易烤企业涉案投诉通知符合侵权责任法规定的“通知”的基本要件,属有效通知。

  第三,经查,天猫企业对嘉易烤企业投诉材料作出审核不通过的处理,其在回复中表明审核不通过原因是:烦请在实用新型、发明的侵权分析对比表表二中详细填写被投诉商品落入贵方提供的专利权利要求的技术点,建议采用图文结合的方式一一指出。(需注意,对比的对象为卖家发布的商品信息上的图片、文字),并提供购买订单编号或双方会员名。

  二审法院认为,发明或实用新型专利侵权的判断往往并非仅依赖表面或书面材料就可以作出,因此专利权人的投诉材料通常只需包括权利人身份、专利名称及专利号、被投诉商品及被投诉主体内容,以便投诉接受方转达被投诉主体。在本案中,嘉易烤企业的投诉材料已完全包含上述要素。至于侵权分析比对,天猫企业一方面认为其对卖家所售商品是否侵犯发明专利判断能力有限,另一方面却又要求投诉方“详细填写被投诉商品落入贵方提供的专利权利要求的技术点,建议采用图文结合的方式一一指出”,该院认为,考虑到互联网领域投诉数量巨大、投诉情况复杂的因素,天猫企业的上述要求基于其自身利益考量虽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而且也有利于天猫企业对于被投诉行为的性质作出初步判断并采取相应的措施。但就权利人而言,天猫企业的前述要求并非权利人投诉通知有效的必要条件。况且,嘉易烤企业在本案的投诉材料中提供了多达5页的以图文并茂的方式表现的技术特征对比表,天猫企业仍以教条的、格式化的回复将技术特征对比作为审核不通过的原因之一,处置失当。至于天猫企业审核不通过并提出提供购买订单编号或双方会员名的要求,该院认为,本案中投诉方是否提供购买订单编号或双方会员名并不影响投诉行为的合法有效。而且,天猫企业所确定的投诉规制并不对权利人维权产生法律约束力,权利人只需在法律规定的框架内行使维权行为即可,投诉方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的利益考量决定是否接受天猫企业所确定的投诉规制。更何况投诉方可能无需购买商品而通过其他证据加以证明,也可以根据他人的购买行为发现可能的侵权行为,甚至投诉方即使存在直接购买行为,但也可以基于某种经济利益或商业秘密的考量而拒绝提供。

  最后,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所规定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所应采取必要措施包括但并不限于删除、屏蔽、断开链接。“必要措施”应根据所侵害权利的性质、侵权的具体情形和技术条件等来加以综合确定。

  本案中,在确定嘉易烤企业的投诉行为合法有效之后,需要判断天猫企业在接受投诉材料之后的处理是否审慎、合理。该院认为,本案系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天猫企业作为电子商务网络服务平台的提供者,基于其企业对于发明专利侵权判断的主观能力、侵权投诉胜诉概率以及利益平衡等因素的考量,并不必然要求天猫企业在接受投诉后对被投诉商品马上采取删除和屏蔽措施,对被诉商品采取的必要措施应当秉承审慎、合理原则,以免损害被投诉人的合法权益。但是将有效的投诉通知材料转达被投诉人并通知被投诉人申辩当属天猫企业应当采取的必要措施之一。否则权利人投诉行为将失去任何意义,权利人的维权行为也将难以实现。网络服务平台提供者应该保证有效投诉信息传递的顺畅,而不应成为投诉信息的黑洞。被投诉人对于其或生产、或销售的商品是否侵权,以及是否应主动自行停止被投诉行为,自会作出相应的判断及应对。而天猫企业未履行上述基本义务的结果导致被投诉人未收到任何警示从而造成损害后果的扩大。至于天猫企业在嘉易烤企业起诉后即对被诉商品采取删除和屏蔽措施,当属审慎、合理。综上,天猫企业在接到嘉易烤企业的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对损害的扩大部分应与金仕德企业承担连带责任。天猫企业就此提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关于天猫企业所应承担责任的份额,一审法院综合考虑侵权持续的时间及天猫企业应当知道侵权事实的时间,确定天猫企业对金仕德企业赔偿数额的50000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并无不当。

  (生效裁判审判人员:周平、陈宇、刘静)

 

分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