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0571-88965880

打印腾云叙智
破产的律师——影片《法网边缘》观后感
发布:2017年01月05日  浏览:1880次

【夏家品律师】88必发唯一官网高级合伙人、副主任,互联网及常识产权部主任,华东政法大学法学硕士。政协杭州市下城区委员会特聘委员、杭州市律协互联网信息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杭州宁波经促会奉化分会青年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浙江省中小企业法学研究会副秘书长,杭州市大学生创业联盟创业导师。擅长互联网信息(电子商务)、民商事诉讼、企业并购治理、经济犯罪法律事务。




《A Civil Action》片名译为《法网边缘》(央视六套),又译为《禁止的真相》或《民事诉讼》或《公民行动》,由史蒂文·泽里安(Steven Zaillian)导演,约翰·特拉沃塔(John Travolta)主演,1998年12月25日美国上映。


  许是红酒、咖啡起了反应,一席四人于中天竺“蝶庄”内胡诌一番“蒙蒙夜,眼朦朦,濛濛山景愈濛濛……”后,我抵家已近二十二时,然竟无丁点的睡意。“数绵羊”又太过无聊,我选择了看电视,一个接一个地按遥控换台,直至被央视六套正播放的影片中一熟悉面孔所吸引,他就是约翰·特拉沃塔(John Travolta)。

  约翰·特拉沃塔演过的影片,不少是经典,如1996年吴宇森的好莱坞处女作《断箭》(《Broken Arrow》),1997年与尼古拉斯·凯奇合演的《变脸》(《Face Off》,又译名:《夺面双雄》),2001年的《剑鱼行动》(《Swordfish》)等等。今晚,央视六套所播放的影片却是我不曾看过的,片名《法网边缘》(《A Civil Action》),讲述一个由真实事件改编而来的故事。

  简·斯里特曼(Jan Schlichtmann),一名成功的人身伤害案律师,波士顿十大钻石王老五,然接手波士顿北方的伍本镇(Woburn)环境污染案件(“伍本案”)后,光鲜人生发生转折。伍本镇15年内8名孩童死于血癌,居民认为这与水源污染有关,造成污染的是美国两大企业——葛瑞斯(W. R. Grace)和毕翠斯(Beatrice Co.)。办案伊始,简·斯里特曼及合伙人骄傲地认准葛瑞斯企业和毕翠斯企业是两金矿,一旦胜诉的话可获巨额赔偿。为此,他们聘请了钻井企业、医生、土壤分析专家……然此役旷日持久且不如预期,花光了律所财产、耗尽了个人资产后仍一无所获,案件败诉。为此,简·斯里特曼失去了名利、失去了朋友、失去了一切,终在“工作了17年,资产只14美金,外加一收音机”状况下申请了破产保护。尽管如此窘境、逆境,简·斯里特曼选择了留在伍本镇,融入当地生活,继续不屈不挠上诉,终在八年之后赢得了胜诉,葛瑞斯企业和毕翠斯企业被处以当时历史上最高昂的污染清理费6940万,两家企业后于1990年都关闭。简·斯里特曼亦转型为一知名的环境污染案件律师。

  《法网边缘》的故事感人至深,简·斯里特曼破釜沉舟、不屈不饶的精神令人起敬。然而,《法网边缘》对我触动最深的却是从中的三句话,应该是职业感性之故,更容易地产生了共鸣。


“如果一个律师具备同情心,就像一个医生晕血一样可怕。”

  乍一听,此话近乎灭绝人性。既为人,又岂可无同情心?诚然,无论律师与否,人确实不可没有同情心,简·斯里特曼之所以能坚持最终,某种层面而言亦是“同情心”使然。但这里,不可忘记特定的语境——“就像一个医生晕血一样可怕”,讲的主要是执业心理素质。相信,没有一个病人希翼自己的医生晕血,但现实中却有很多当事人希翼自己的律师具备同情、怜悯之心。对一名律师而言,这极具挑战——若同情则可能会蒙蔽判断力,若不同情则可能会饱受骂名。然终须明白的是,律师成功执业的法宝是专业、理性及负责,并非同情;若因同情而失去了理性思考、丧失了专业判断,那么当案件一锤定音、败走之时,作为一名律师的你极难得到当事人的同情,毕竟他找的不是心理辅导师。


“如果你能在法庭上找到类似真相的东西,那就太走运了。”

  真相是什么?除那些亲历者外,让局外人说清楚案件真相究竟是什么,难度不亚于哥德巴赫猜想;更何况,亲历者所述之真相确实就是真相吗?这恐怕也需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律师非神、乃人,不具备还原客观真相的天赋神力;执业非破案、乃服务,不具有还原客观真相的职业能力。由此极端而言,律师眼中应该要没有好人、坏人之分,没有真相、假象之分,要做的是:循着法律赋予的权利,如实向法院陈述法律事实,争取当事人利益的法律最大化。所以,请别再问律师“真相是什么”,毕竟律师确实不知道“真相”是什么,并且也不能告知当事人说了什么“真相”——这为法律所不许、为世人所不齿。假如,律师今天“真相”了当事人,那么不久的明天,律师会非常“走运”地被当事人“真相”掉,反之亦然。届时,“真相”可就成了人人自危、社会悲哀。


“因为骄傲而输掉的案子,要比因为证据不足输掉的案子多得多。”

  能成为一名律师,那已是百里挑几;能成为一名成功律师,那更是百里挑一。一旦执业久了、胜诉多了、钱包鼓了,处处耳闻“大律师”等恭维之词时,律师毕竟是人、一不留神会不由地傲起来,办案有时会虚起来——案卷少看了,调查浅出了,辩论场面了……恐怕,即便如简·斯里特曼这般金牌律师,某一天会栽于小律师(如葛瑞斯企业所聘律师)之手,对手一旦如毕翠斯企业所聘Jerome ·Facher律师那般经验老道的话,更会如此。近日《三国》热映,其中看到蜀将关羽自傲得一塌糊涂,称人皆鼠辈,听不进谏言,结果遭吴国突袭而败走麦城,我着实气不打一处来。“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这一句毛主席语录,如今仍然管用,在执业中得刻刻谨记,时时自戒。



  

  《A Civil Action》书籍的编辑哈尔对简·斯里特曼有过一段回忆:“我眼睁睁地看见一个人濒临崩溃”,“那是个无底洞,所有接近它的人都必须接受它的考验,它考验你的认知、信念、选择,迫使你检验自我的价值,真理的必要性,这是此案最迷人之处。”当懂得了执业心理素质要求、明白了执业真相目标及端正了执业谦逊态度之后,希翼我日后执业过程中若在必要时,也能拿出勇于“破产”的简·斯里特曼式气魄来办成某些案件、某个案件;当然,这一类案件希翼不会太多发生,毕竟拿律师一生作赌注才能谋求正义的这类案件,社会代价太大、律师牺牲太大。

  谨以此文自戒、自勉。

分享: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